Feeds:
Posts
Comments

Archive for the ‘Books and Movies’ Category

早上,下午,晚上,当天。
 
黑人,黄人,白人,人类。
 
不论是一天中哪一个时段,都可以称为当天。
 
不论是人类中哪一个种族,都可以称为人类。
Advertisements

Read Full Post »

自古以来就有说,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情郎。可见能够遇上一个真心真意喜欢自己的人,真是很幸福的事情。爸爸总喜欢说“不带附加条件的纯粹的感情”,估计80年代后的孩子们都要急着反驳了。没有纯粹的感情,这是我听得最多的告诫,所有的感情,都是建立在你拥有的集合的基础上的,样貌学历家境都还是肤浅的东西,深层次的可能就是你的潜力上进心等等,但如果这些都没了,还可能喜欢吗?也许,探究开来,所谓爱情,真的不是一件简单到只是一见钟情那么突兀的事情吧。然而一旦有了爱,又怎么还会如此复杂呢?“如果以后,我没有工作,不会赚钱,做的饭难吃,没有房子,你会不会不要我啊?”我不相信爱情如此地肤浅,需要回答这样的问题。一个人拥有的所有外界的东西—-样貌权利地位金钱事业荣誉—都可以被夺走,唯有自身的人品修养信念,是别人怎么都抢不去的东西,除非,你自己放弃。如果你不放弃你自己,你这个人还真实地存在,那么我就不会放弃你。很喜欢《BJ单身日志》中那句经典的台词: I like you just the way you are. 爱情,跟人生所有其他重要的东西一样,在战术上或许复杂多变,怎样和对方相处,怎样包容理解,怎样共同进步,都值得不断学习,但是在战略上却只有一个大的方向,简单清晰,真心诚意才是首要的。

人与人,有缘见面是面情,有了交往是交情,再深一步是感情,最为特殊的异性之间才有的升华为爱情。爱情到底是什么,没有人下一个定义,只有时间给你一个答案。

Read Full Post »

甜蜜蜜

《甜蜜蜜》是很老的片子了,张曼玉和黎明的经典之作,也是一个时代的象征,在那里,邓丽君的歌声回荡在大街小巷,回荡在黎小军和李翘暧昧的情愫里。

开篇是黎小军的独白,他给天津青梅竹马的女友小婷的信,告知他初来香港所见所闻的一切新奇。努力挣钱,接小婷来香港,是黎小军唯一的理想。然而,他来到了香港,李翘也来到了香港,两个共同在异乡奋斗的孤独而相互依偎的灵魂聚到了一起,改变了三个人的命运。

黎小军第一次骑车载李翘,告诉她,这有点回到天津的感觉,不过,你比我爱人重。这一天,李翘第一次唱起了邓丽君的《甜蜜蜜》。

在香港的第一个新年,李翘用拼命打工攒的钱租了间店,和黎小军一起卖邓丽君的录像带。大风大雨,生意失败了。那一天,李翘第一次没有回家。

李翘为了还债去做按摩女,回到家就累到不行。黎小军轻轻地抱着她,在她耳畔温柔地唱着《甜蜜蜜》,李翘闭上的双眼又慢慢睁开,坚硬的心,第一次感受到无限的温情。

黎小军依旧给小婷写信,“亲爱的小婷,我最近。。。。。。”停下,撕掉,再写,又撕掉,如此反复。

李翘和小婷是全然不同的两个人。小婷温柔娇弱,李翘坚忍不拔。对小婷而言,黎小军是强有力的依靠,那么对李翘而言呢?黎小军从来无从得知,也从未深想,因为一切都发展得那么自然,他们相许为朋友,没有承诺,也就来去自由。直到有一天,黎小军说,帮我选件礼物给小婷吧,她就要过生日了。他们走进珠宝商店,看中一条手链,黎小军买了两条,很真诚地送给李翘一条,说一条给你,一条给小婷。李翘看着他,久久地看着他,是困惑,是无奈,是伤心,黎小军辨认不出,只是不停地强调:“我够钱的,我真的够钱的。”

可是一个人的心只有一个,已经许给了一个人,还够给另一个人的吗?

李翘说:“我来香港的目的不是你,你来香港的目的也不是我。我们还能欺骗自己我们只是朋友吗?”当暧昧整理成清晰,叫人不得不去面对的时候,曾经的一切甜蜜也就变成了折磨。唯一的办法只是忘记,忘记美丽的歧途,继续正轨的征程。

黎小军终于赚够了钱,接来小婷,实现了他的理想。婚礼那天,李翘来了,还是那样干净的微笑,身边,是几年来都照顾着她的豹哥。似乎都有了各自的生活,似乎从前真的只是过眼云烟。这一段不为人知深藏心底的恋情,可以永远地掩埋着不留痕迹,假如没有那首歌的再次响起。

李翘开车送黎小军回去的路上,看到了邓丽君。黎小军像个孩子一样冲下去兴奋地找她在衣服背上签名,李翘坐在车里,眼泪慢慢地盈满眼眶。电台里的歌再次响起:

goodbye my love 我的爱人再见
goodbye my love 相见不知哪一天
我把一切给了你希望你要珍惜
不要辜负我的真情意
*goodbye my love 我的爱人再见
goodbye my love 从此和你分离
我会永远永远爱你在心里
希望你不要把我忘记
我永远怀念你温柔的情
怀念你永恒的心
怀念你甜蜜的吻
怀念你那醉人的歌声
怎能忘记这段情
我的爱再见不知哪日再相见*

黎小军的背影渐渐远离,衣服上邓丽君的签名渐渐模糊,李翘趴在方向盘上,只是默默地看着,看着,然后埋下头去。喇叭声惊醒了他们。

黎小军转过身,两人久久地久久地凝视着,这蕴藏在心底的惊涛骇浪终于还是奔腾了开来,化作最深情的吻。

还是那个房间,527。“房间翻修过了。“但天花板没有变,厕所装修了,地毯换了新的。床换了没?”黎小军翻开床单,从下面拾起一块布,兴奋地说:“记得这块布吗?还是这张床。这是我们的房间。”“可是这里,没有一样东西是属于我们俩的。”对于将来,他们都还很迷茫,但也很坚定。因为,经过了这么多年,他们还是无法忘记彼此。

豹哥被警察通缉,要逃到台湾。李翘决定上船去跟豹哥说清楚,叫黎小军在岸上等她。然而话到嘴边,李翘怎么都说不出来,她担心这一走,就是永别了。“傻丫头,听我说,你现在回家,好好洗个澡,明天早上一起床,看到香港人来人往,好男人多的是,每一个都比豹哥强。”李翘抱住了豹哥,眼泪再也忍不住地掉下来。李翘知道,这不是爱情,但却是情,这份情会牵住她一辈子,她离不开。因为他们是同一类人,爱着,但永远会表现得比谁都洒脱。

黎小军在雨中一直等一直等,但是李翘没有回来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不能再骗自己,骗小婷。“我们再也回不去了。”

离开香港之前给小婷的信中写道:小婷,我原本就不是一个勇敢的男人。我不敢求你原谅我。但我只是想,我们一起走过了这么多年,其实,我也很难过。

在纽约的生活仍旧匆忙地奋斗着。命运是很奇妙的东西。李翘追随豹哥,辗转也来到了纽约。可是他们在同样的人群中穿梭,却从未遇见对方。直到豹哥被一群小流氓枪杀,美国海关要将李翘遣送回国的路上,李翘看到了骑车穿行在路上的黎小军,于是疯狂地冲下车追逐他,然而拥挤杂乱的人潮,黎小军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又是几年过去了。李翘终于经过自己的奋斗拿到了美国绿卡。买完机票回公寓的路上,广播里报出了邓丽君去世的新闻。从前的回忆又像海浪一样冲上了脑海。歌声依旧,伊人已去。在一家播放着邓丽君专辑的音像店前,驻足。先是李翘,然后是黎小军。依旧是那动人的干净的微笑。

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
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
开在春风里
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
你的笑容这样熟悉
我一时想不起
啊~~在梦里
梦里梦里见过你
甜蜜笑得多么甜蜜
是你~是你~梦见的就是你
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
你的笑容这样熟悉
我一时想不起
啊~~在梦里

Read Full Post »

关于韩剧

韩剧盛行,似乎是几年前的事情了,赚人眼泪的悲情,在无数雷同的反复演绎下,逐渐地失去了初始的魅力。贴近现实而情节紧凑的美剧慢慢走进了人们的视野。

最经典的韩剧莫过于《女主播的故事》,张东健扮演的学长,实在是完美男人的典范—心胸开阔,风度翩翩,事业有成,用情专一,看过该片的女生,大概都幻想过自己成为幸运的善美吧,等着学长说:你只要朝着我的方向,直直地走过来就行。

其实韩剧在某一个时代盛行的现象,既然存在,就一定有它的渊源。人们常常惯于在认同一样东西的时候无限地追捧,在唾弃一样东西的时候全盘否定。或许,韩剧充斥,鱼龙混杂,难免有肤浅矫情的嫌疑,但是看多了现实冰冷的生活,偶尔感受一下韩剧里不可思议的纯情,也未尝不让人觉得淡淡地感动。那些把人物的刻画简单地划分为好人和坏人,把复杂难理的感情简单地刻画成毫无杂念的默默付出,确实会显得幼稚,然而,却带给人无限的温情。在那里,喜欢就是喜欢,不是因为谁更有成就,更有钱,更体贴入微。在每一个人的身后,总有另一个人,默默地付出着自己的真情,不为人知,只等着对方的一个转身。每一个主角都不完美,却善良得不可置信,傻傻的却不失可爱,看起来很弱小却像野草一样坚韧,似乎谁都可以践踏却没有人能够真正摧毁。在那里,有情人也终能眷属。

现实不会如此,灰姑娘也不是都能被王子找到。然而也正因为如此,我们才更加需要童话。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在最开始一定是打动过无数观众的。后来模仿的多了,甚至变成了滥用,我们就会把后者称为“老套”了,其实所有的老套,在最一开始一定也是对旧的时代的一种颠覆和创新的。潮流在时间的长河中,最终也会变成一种老土,但有一天,或许又成为一种复古的时尚。

所以任何的事物,都无法简单地一句话评价,而需要结合它的历史背景来理解。因为每一件事物的存在,都带着时代的烙印,有着历史的局限性的。韩剧也一样,并不是简单地说它肤浅或者唯美就可以概括的。它就跟所有其他形式的文学作品一样,有它存在的价值和必要,在思绪复杂的时候成为偶尔的调节剂,让人回归最原始的美与丑,善与恶。

浅显,或者深度,都是生活的部分。

丰富多彩,才是幸福的本源。

Read Full Post »

不能说的秘密

流淌在音符里的青涩恋爱,随着时空的旋转,变成不能说出的秘密。
 
喜欢的原因可以很简单,只因为睁开眼,第一个看见的人是你。也只有你的眼里,才有我。于是,我们张狂地追逐嬉戏弹琴,偌大的校园,原来,只是我们两个人的世界。我们在同一个学校,同一个班,同一个教室,只是相隔了20年。联系我们的,只有那急速奔驰的琴音。
 
值得一看的电影。

Read Full Post »

假如飞机坠海,你被飘送到一个荒岛,完完全全地一个人,没有同伴,没有小动物,没有食物,甚至没有淡水。你会怎么办? 
 
求生的本能,还有对曾经的生活和爱情的眷念,会让你继续呼吸,哪怕回到现实的那一天遥遥无期。哪怕每一天醒来,绝望都会迎面而来,哪怕无时无刻不被钻心的牙疼,浑身的伤痕,难忍的饥渴所折磨。
 
你知道,你要活下去。
 
“四年后”的第一个镜头,一根削尖的树枝从远处飞来,不偏不倚地射中了海中的鱼。查尔斯从5米开外的岩石上跳下水,拿起鱼,生吃了起来。
 
当年那个连椰子皮都掰不开的查尔斯,现在已经懂得用椰子存储雨水,懂得钻木取火,懂得如何活下去。这4年来,查尔斯唯一的精神支柱是那张女友Kelly的照片。唯一的伙伴是威尔斯—–一个用皮球做成的笑脸。查尔斯每天都会跟威尔斯说话聊天,在作一个决定之前会征求威尔斯的意见,在海上遇到风浪的时候甚至会奋不顾身地救威尔斯,看着威尔斯随水漂走而无能为力的查尔斯失声痛哭,甚至扔掉了伐木,放弃了求生的意志。
 
何等及至的寂寞,才会让一个人对一个虚构的朋友如此地依赖和情深意重呢?那个朋友成了所有鼓励他活下去的动力和希望。连那样一个朋友都被上帝夺走,独活是不是也变成了一种奢侈?
 
不过故事的结尾还是带给人希望的。至少查尔斯得救了,重新回到了原本属于他的生活。只是四年,所有的一切都物是人非。女友也已经嫁人生子。
 
四年前,他失去了一切。四年后,他以为失而复得,其实,还是失去了一切。
 
除了,生命的权利。
 
A loster. I was never gonna get off that island. I was gonna die there, totally alone.
you know the choice I had? The only thing I could control was when and how and where it is gonna happen. So i made a rope and I went up to the summit to hang myself. I had tested, you know, of course, you know me, the weight of the log snapped the limp of the tree. I couldnot even kill myself the way I wanted.
I had power over nothing!
I know somehow I had to stay alive; somehow I had to keep breathing even though there’s no reason to hope. and all my logic said I would never see this place again.so that’s what I did. I stayed alive.I kept breathing.
And one day the logic was proven all wrong because the tide came in and gave me a sail. and now here I am. I am back, talking to you.I have eyes in my glass.
And I’ve lost over all again. I am so sad that I don’t have Kelly. But I am so grateful she was with me in the island.
You know what I have to do now—keep breathing. because tommorrow the sun will arise. who knows what the tide could bring?

Read Full Post »

 

刚刚看了《喜宝》,并不算喜欢她,这份不喜欢里却也有些同情,因为始终相信开始的开始,人都是有感情的,是伤害教会了她怎么保护武装自己,教会了她不相信任何人任何爱。其实她真的很可怜,当然爱她的人就更加可怜。

 

那些愤怒的不相信这个社会却又甘愿俯身于金钱地位的脚下的人们,本身就是个矛盾。我们承认这个社会的不公,但这并不该成为我们堕落的借口,更不该变为我们贱卖自尊的理由。

 

在这样一个残酷冰冷的世界,没有权力和金钱就要遭人践踏,可是我们赤裸裸的来到这个世界,再怎么失去,又能是什么呢,不过是手镣脚铐罢了,反正除了压迫,原本我们就是一无所有阿。

 

这样想,也就无所畏惧了,何必又要背负着似乎“全天下都对不起我们”的沉重的精神枷锁呢?

 

微笑着面对这个众生百态的世界,他们要抢什么,如果无力扭转,就随他们去争去拿好了,反正再野蛮的强盗,也夺不走真正属于我们的东西,比如自尊,比如自爱,比如微笑。

 

所以,可以理解喜宝的选择,却不代表认同。我想,即使不做勖存姿的情妇,放弃他给的一掷千金的机会,作为剑桥的高材生,喜宝还是能够自己闯出一番天地的,否则,所有转瞬飞来的幸福,也只是昙花一现而已。

 

 


Read Full Post »

Older Posts »

Lu's space

上善若水